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odexiao的博客

 
 
 

日志

 
 

钟声穿过浓雾·我看见了三多  

2010-01-29 15:49:14|  分类: 冰眼火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三多,你的师傅,你的二师傅,终有一天会离开你,你的未来仍是一片浓雾,但是请不要惊恐,不要害怕……
 
我将这首歌送给你:
[music]2471677717|1|http://aping.ap.ohost.de/mp3/02-dubliners_-_the_rocky_road_to_dublin-twc.mp3|送给三多|0|雾中人|1[/music]
在一个复活节的早晨我走下峡谷
  我去一个城镇赶集
  正在行进中的军队从我身边经过
  风笛沉静,也没有宣战的鼓声
  是什么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是那祈祷的钟声飘过菲利河
  钟声穿过浓雾……
  欲望城镇不尊崇正义
  他们插上了物质的旗帜
  若死也要死在理想的天空下
  总好过葬身在美人冢或权利网、金钱堆中
  于是在穿越原罪的草原上
  身强力壮的男人们匆匆穿过
  扛着他们的长枪坐上船
  穿过浓雾起程……
  勇士倒下,挽钟长鸣
  钟声悲哀而清脆
  为了这些在复活节死去的人们
  在这年的春天,世界深深震惊
  因这些无畏的为了战争而生的人们
  虽然我们输了战争
  自由之光却透过浓雾在闪亮……
  我再次走过峡谷
  我忧伤的心悲痛万分
  我已和那些勇敢的人们永远分离
  我再也见不到他们
  但是一次又一次
  我在梦中出发
  我跪下祈祷
  为了争取自由的人们
  当你们倒在这浓雾中……
 
 
    
 
三多其人
好友阿猫在离城约十余公里的某地驻扎,因为工作时间要求二十四小时在岗,所以在值班室吃饭就成了亟需解决的问题,于是乎,请了当地的一个小伙子做饭,整理一下日常杂务。这个人就是三多。
 
初见三多
     三多本不叫三多,许是大家给他取的诨名,第一次见到三多,是去年夏天,几个朋友到阿猫上班的地方,名为看他,实则无所事事,找找新鲜。三多那次并未给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只恍惚记得是个子小小皮肤黑黑的一个小伙子,甚至,从身体的发育状况来说,是可以归类到少年的那个范畴里的。
三多见到生人,只是避开,低着头做着自己的事,或奉茶,或受拣。偶尔发现有人看向他,他也看向你,不说话,只是笑,憨厚地笑。第一次见到三多,吃过午饭后匆匆走了。
 
再见三多
又过了一段时间,秋意很浓的一个下午,阿猫将我接到上班的地方,跟我说说他对我的感情建议。再次见到了三多,这次,我待了一夜,刚到的时候,三多一个人倚在门口,值班室人不少,但也绝能不能算作多,阿猫的工作,其实是捆人不捆心的,闲,仿佛坐办公室的生活一样,然后中间就有了以下的一幕:阿猫的同事问三多:三多,什么是那话儿?
三多不说话,眼睛半闭,用一种夹杂了对自己被人关注的荣幸和对问题涵义摸不着头脑的眼神看着发问的人,一会儿,然后低头,不说话,只是笑。
那天晚上和阿猫聊了很多,最后躺在车里睡了一晚,隐约记得阿猫中间提到三多,说是个好小伙儿。
 
有感三多
真正让我想好好记叙一下三多这个人,是因为这个月的二十二日,说起来阿猫上班的地方离我在的地方只是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因为很枯燥,所以阿猫又把我接到值班室,刚到的时候,没有见到三多,阿猫同事的另一个朋友,也在那里早早候着,四个人聚在一起,自然是修葺长城,坐在二楼过道的阳台上,沐着略带凉意的阳光,懒洋洋地打了一下午的牌,看着不远处荷枪实弹的特警小组,恍惚间有回到基地和桂林酸儒闲坐楼阁下棋数将军的感觉。一声胡了把我拉回牌桌前。
 
中间问起三多,才知道原来因为种种因素,所以已经没有请人做饭了,值班室在岗的人数也有所改变。阿猫的另外两个同事已经在楼下生火做饭,我们四个懒人也就乐得清闲,继续长城的拆毁重建工作。
天色渐渐暗了,才惊觉停电了,万幸农村电网已经早早架设完毕,我随口说了一句在不远处的小卖部不是亮着灯的么?几个人一番忙碌后算是接通了电,再续几牌之后,到了吃饭的时间。大家下楼,洗手,吃饭。我看见了三多。
 
阿猫那位做饭的同事问三多:“三多,我是谁?”
三多用一种含糊不清憋在喉咙里的声音说:“师傅!”
好奇之下,慢慢问起,才知道原来三多的师傅,也就是阿猫的同事,在阿猫未到这个地方之前,就已经在了,同时认识并照顾着三多。之后被调走长达一年之久。
三多的师傅说:“我前次刚被调回来的时候,车刚到门口,一下车,三多就跑过来,不,是冲过来,紧紧拉着我的手,嘴里喊着师傅师傅,我本来以为都一年了,他可能早就忘记我了。”说完后,一种叫做感动的神采出现在他的眼中。
 
酒至半酣,面热耳赤的人们开始逗弄三多,三多还是一样,只是笑,不说话。逗得急了,他就看向师傅,用刚学会的一个摆手的手势表达自己的态度。
 
再后来,大家已经是在难为三多了,可我当时不知道,只当是在逗这个老实的小伙子。有人说,三多,站门口去!
三多立刻放下手里的碗筷,站在门口,巴巴地看着屋里吃饭的人们。他的师傅在这个时候就会说:三多,回来吃饭,甭理他们!三多如获大赦,回到桌前,抬起碗筷,埋头吃饭。
 
当有人问三多一些他根本不会去想也根本不能想明白的问题时,旁边就会有同样好事的人教他怎么回答,直到中间有人教他说一句大概十个字左右的答案,他含含糊糊憋出几个音节来,阿猫的一句话才让我明白三多。阿猫说,别教那么长的话,他说不全。
 
三多可怜
听到此言,我诧然,一直都以为三多是用一种大智若愚的方式在回敬逗他的人,原来真相是三多真的说不清楚话,更加无法明白很多问题的含义,他很可怜,这是我当时的第一个感觉。
 
三多幸福
饭吃到尾声的时候,三多的师傅说起现在他们是隔几天才轮值,然后就告诉三多谁谁谁如果上班的时候,让三多不要理会。我本觉得霸道,可阿猫接口说道:其他班的人都嫌三多,不要三多,不准三多进门。只有我们这一班上班的时候,他敢来,他愿来,我们给他饭吃。
阿猫说这个话的时候,三多坐在他的师傅的椅子扶手上,抬着碗,低着头,我发现他的筷子,是没有扒动的。谁说三多是可怜的,他不正是幸福着的么?
 
三多的痴
 
到底是什么让我写下这堆散碎文字,我不知道,我想也许是在开饭前三多的师傅让三多去买瓶酒,小卖铺已经关门了,三多就跑到小店老板的家里去让老板开门,也许不会太远,但我们等了快二十分钟的路程也绝不算短,临去时三多的师傅和阿猫都大声叮嘱三多要慢点,看着路两边儿的车。我想也许是在开饭之后三多的师傅不准他吃鱼,让我们留下那一碗牛肉给三多吃,原因很简单,三多吃鱼不会吐刺,怕他噎到。我想也许是听到三多本不是这样的,是小的时候一场大病让他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想也许是三多让我再一次直接地看到了人性中最真挚的那一份感情。
 
三多之于他的师傅和阿猫,三多是他们的朋友,又疼又恨。甚至于在潜意识中,三多就像他们自己带着的一个孩子,吃鱼怕他噎到,不准他吃鱼,却又心疼他,然后留给他一碗牛肉,再小心翼翼地剔去鱼刺给他一块鱼肉吃。让他买酒,却又在他出门之后担心着他路上会不会有什么事儿。不准他傻傻地在其他人值班的时候进值班室,只是因为不想三多受气,挨白眼……
 
那天许是都喝了一些酒,饭后又打了会儿牌,到底三多给我造成了影响,一个晚上我都在想阿猫他们对待三多的方式和定位到底如何,夹杂着各种情绪,后来牌局散了,本想淡淡地坐着和阿猫说几句话,聊一聊,却是太岁神罩顶,表达失误,几句不合各自生起了闷气,不过,朋友就是朋友,阿猫终还是把我弄回驻地,他定是有一肚子火的,今天想明白了那天没想明白的事情,也就要给三多说一声:你不是孤独的,如同当年的那一句:他不重,他是我兄弟。
要跟阿猫说一声:抱歉了,多年沉积,又扯疯了。
 
 
 [music]703130245|1|http://meridius.ic.cz/sherlock.mp3|问我|0|问我|0[/music]
 
最后,诸位,三多没有钱,没有权,也信奉弱肉强食的真理,但没有放弃那只存在于心里的感觉,死死地守着……
你们身边的三多,你们珍惜了吗?
 
 
 新年要到了,拜个早年吧,大家开心开心再开心……
 [music]374154799|1|http://content.12530.com/upload/rings2/20090125/600513066193600902000006267270/000045686219_000019.mp3|今晚打老虎|0|一二三四五|1[/music]
 
"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