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odexiao的博客

 
 
 

日志

 
 

我和我的炮灰们  

2009-03-14 01:18:24|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炮灰团期待了一年,终于开始播出了,今天,正好是我和炮灰们相识三周年。 
记得那个上午,刚进宿舍就为床位一通乱揍。分别时所有人那完全不同于电影桥段的离别之情。 
匆匆一过,三年了。 
三年前,我给他们整过队,干过架,一起笑过,怒骂过。并肩生存,相携战斗 
可气可怜的湘西小子吴纳川,记得第一天见面就大声说道:我是海纳百川!六月的一个晚上被我训得痛哭流涕,当时的眼神恨不得杀了我,却在外训时提着枪紧紧靠着我低声说道:“报告,后面的舌头已经割了!” 
运动员出身的文山猴子唐秀建,因为黑色事件跑到部队,再因为同样的原因走到了一起,四月的一个中午和我要死要活,没二十分钟就已经两人共饮一瓶酒,记得你把蝰斑旱蛇放进娃哈哈瓶子里吓得全队人惊哭呐喊,就咱班的人哈哈大笑,记得全班一起把受伤的刺猬带回班里藏起来,晚上教导员进房三四次,愣是没找到那吱吱声是从哪儿传出来,后来我要给小家伙放生的时候,一个劲儿求我再养两天,其实,我也想,但咱们当时是拿枪说话的主儿,没法子…… 
大理小伙赵什么,大号赵建河,记得总是问他今天赵什么啊,他便美滋滋地接上一句:现在降级当司令了,想当初和老总他们打天下的时候……如是如是,嘴上级别高得吓人,做起事来特别能吃苦,瘦弱的身板里有着能够连挖几个小时工兵铲的力量。 
昆明颓青李楠,和唐秀建一样改名换姓来到部队的家伙,无论是席德还是校园朋克,他都如数家珍,一张舌头天生充满裂纹,本一清秀俊朗的男子乍不乍伸出舌头吓唬其他人,搞得一段时间里队里总传说老四班里有个兵舌头被刀割过。回云南的时候,就他与我同行,挺不错的家伙,哄女人也挺有一套,弄得一北方女孩儿一愣一愣的。尽管他最没有军人该有或者说是我认为该有的东西,但最后还是选他做了我的副手。 
湖北标兵罗万兵,据他说名字就是为了将来当将军,尽管从我这里得知现在的将军不一定能带上万个兵,却在淡淡失意下眉头一扬说:没事儿没事儿!少将不行干中将,中将不行当上将嘛。平时总一副影视作品中的兵样,别人问,累不累,他摇摇头。直到走的那天晚上,凑我耳朵说:其实累。 
上海汉子邵富荣,绰号猪肉荣,我弟弟叫你嘟陋龙。凭良心讲我对上海人挺不感冒的,可他真算个汉子,虽然嘴上经常对戏谑他的人说着那句:你总是这样!一百年都这样!却是最用心最大气的一个家伙,记得某晚和其他班的几个痞子赌钱赢了回来,买了一大堆东西给我们吃,却被我强行退了,手心被武装带抽肿了,可这家伙硬是没闪一点,最后他跟我说:我知道我们四班就该有四班的规矩,我不怪你。我当时的表情应该是凶狠的,心里却是相反。家伙应该硕士毕业了吧,好好在上海干,记得揍过你的我还有个女人在你老家呢。也算质子吧,O(∩_∩)O~ 
湖北标兵二号吴超,年纪二九年华,平时不温不火的,本来相处了一个多月也没什么印象,却在一次小个子吴纳川跟我聊天的时候对他改观了,在抢饭的时候对面二三十条人楞是硬挺着帮小个子出头了。真的,很多表面平和的人,其实蕴含着该用时才爆发的力量。很多时候,其他人要暴动了,也是你在其中周旋,谢了…… 
广西老头儿陆毅,说实话这个名字和形象实在是极大的反差,绰号卑鄙老人,不过大伙对那个经常在银幕前露脸的家伙也没什么太大的好感,所以并不影响这个唯一年龄比我大的家伙陪着我一起下棋,每次都要输给他,这是唯一我能作出的让他平衡心理的方式,至少在那个时候,我没有更多的物质条件来解决,那样也不是我的风格,夏日傍晚,窗外露天走廊上下着棋的两个小子,看到下面路过一个将军,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嗯,又一个麦穗。似乎初到基地那些看见大校就欣喜若狂的人群中从没有自己一般,你的女朋友很漂亮,别再弄哭她了,好好过。 
河北高个尚博,英文名斯兰波,没什么原因,就因为我喜欢这样喊,近一米九的家伙却经常生病!我晕,人是不错的,就是有的时候喜欢和我硬上两句,无伤大雅。总会在大家辛苦了很久休息下来的时候哲人般地来上一句:生活啊!逗的其他几个云南的总用方言揶揄他。 
昆明人猿范波,英文代号弗兰波,节选自科学怪人弗兰西斯肯和名字的结合,一身怪力,很实在的一个人,但不可否认,确实是个有着惊人爆发力的家伙,运动会上三千多人的基地,他和文山唐猴子等人就给我挣足了脸,四个第一名三个团体第一名,一个第二名,就连唯一的第二名都是因为上面发话了:给其他炮灰留点面子!我会记得你的,你是唯一一个从新兵连到我退伍都和我在一起的家伙,全团就咱俩被选中去基地,恰恰又在一个班,啥也别说了,缘分呐!很感谢没有透露我这个突兀进入的家伙的秘密,让我顺利度过了这两年左右的时间。 
湖北小疯子周江,年龄最小,脾气最大,也许是因为在西藏驻防的关系,这个年纪只能算少年的小家伙晚上不打架就要跑上几公里才能消停的小子,记得你是那个长相和央视主持张斌几乎一样的顶头上司硬拿来跟我把好兵换出去的家伙,刚到的几天,装得比绵羊还乖,后面就露出小狼尾巴了,可没用,换出去的那家伙不到一个月就和那些二流炮灰同流合污了,全队都不看好的你,到了我这,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任何不良记录,反而给队里捧回了好几座奖杯,我离开的时候,你刚好十八岁,今年都十九了吧,以后再要遇到我这种人,别心疼,可劲儿了抽他,比我帅的就打脸,没我帅的还打脸。 
黑龙江痞子曲红正,英文代号丘斯特,原因也是因为我觉得这样叫着顺口,来的时间最晚,从传说中的热带雨林班出来,离开了被我班副称为刚果惊魂的家伙们,刚来的时候不洗漱就想睡觉,袜子只穿一次就扔,跟人吵架动不动就是一句:等走的时候我叫弟兄在门口等着你啊!   死孩子,身板弱得风都能吹走,装什么大爷,最后不也是每天洗得干干净净乖乖睡觉的小宝宝,你们都有个性,可谁让你们遇上我这么个混世魔王~为你没有完成的千人阻击我的计划默哀……对了,最后唯一流眼泪的没用孙子就是你丫的!不过很怀念咱俩一起争抢PSP过火影无幻城的时光,还有恶魔城如何练级更快,只有那个时候,才让我有在家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感觉。 
我的弟弟,王超,英文代号王尔德,不为别的,就因为咱俩一个川西一个滇南本以为好几年才能相见却在分别不足四个月的时候又在一起了,想起报到的那个早晨,我冷冷地说出自己名字和番号后,你就冲过来抱着我,搞得那几个军官都要掏枪了,搞不好以为咱哥俩是敌特分子分别鏖战绝地十几二十年重新碰头呢。所有的家伙外号都是你取的,但不可否认,你取得的确对味儿,那段时间总认为你和王尔德一样有着令人倍感优雅的歌剧性质。当然,后面变胖了就是胖尔德了。总是最后一个起床,训练时最懒散,对任何人不买账,喜欢给邵富荣拥抱,五一晚会模仿刘德华惟妙惟肖……我们俩的故事太多太沉,这个空间盛不下,但我还是想起了那个高考结束的夜晚你的同学和你通完电话之后你的落寞,那个分手的季节你把不知第几号女友送你的剃须刀给了我,我现在还用着.想起了那个七月十五,我们俩孤独站在观礼台后烧纸惦念他们的片段。 
我,人称老四,绰号太多,从怪物到不要脸再到冷血数不胜数,炮灰历史:四班副,班长,区队长,战斗记录:六次,三次对方拉稀,一次和解。出现得很突然,离开也很突然,喜欢下棋,喝茶,抽家乡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想尽办法干掉他。因为现在生活在一个很普通的环境里,不想去说也不能去说很多事,只有慢慢淡忘,可总觉得忘记了一些东西,就会遗憾很久很久,所以还是在这里留个印记。以后其他人吹嘘的时候,就沉默地找金子吧。 
最后,我的第三任班长王成芳,大理人,比我早一年,记得刚到的时候我是你副手呢,你和我的弟弟的关系好得穿一条裤子盖一张被子吃一张桌子。可好景不长,因为训练过度,我有了肌肉集结,你却是缺血性坏死,你离开的太早,以至于走的时候除了四班的,其他二流炮灰都忘记你们了,忘记跟你说。你离开的那天,我们在队列场上,我下了一个口令:全体向左转,敬礼! 
全基地近万人,就八个云南兵有七个在咱班,你该知足了,漏网的那个姓龙,回程的时候偶遇到他,人还行,特别向你作最后的报告。 
记住上头评价我们的话,四班的房间可以很简陋,但洁净程度可以和星级宾馆媲美,四班的人可以是炮灰,但有用程度必须是一流炮灰! 
想起今天在电视台看到一个小屁孩评价我的团长我的团这部戏,说没一点军人的样子,只能笑笑,时间会让他(她)知道什么才是真实,怎样才是凝聚。 
家伙们,你们,都还好么,我这个对你们来说来得突兀走得也突兀的不速之客,是否给你们的军旅生涯,添上了一笔永远也抹不去的色彩呢,留给时间去解答吧。唯一和你们的合照就这一张露半张脸的,实在是各有各的苦衷,尽情地怨我恨我吧,完了之后,忘了我。 
[music]587035|3|http://stream7.qqmusic.qq.com/587035.wma|睡在我上铺的兄弟|1069|黄磊(Huang Lei)|1[/music]

四年了,看书到子夜突然想起你们,罢了,对着镜中的自己说一句:你始终是躲猫猫界的No.1
"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